99万家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4|回复: 0

“非法上访者”获维权劳务费,打人者得巨额赔偿,法理...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昨天 15:58
  • 签到天数: 56 天

    [LV.5]常住居民I

    51

    主题

    70

    帖子

    1245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245
    发表于 2018-7-8 10:34: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山西省运城市安邑办事处给“非法上访者”发放“维权劳务费”,安邑派出所让受害人给打人者巨额赔偿,公然亵渎法律,人神共愤!

      反映人:张红芳,女,汉族,出生于1968年7月5日,系山西省运城市盐湖区安邑办事处辛卓村村民,身份证号码:142701196807053926,联系电话:15536287780。我自2012年开始反映我村村民鲁増杰、闫新年、李永红为首的村霸黑恶势力违法违规问题以来一直遭受到他们的迫害和打击报复。我身为群众代表,完全处于一个人的正义感,我也要坚持与这些黑恶霸痞势力斗争到底。裴李梅和鲁征就是鲁増杰、闫新年、李永红等人的派系主力成员。我虽是个普通的农村妇女,识字不多,但是我深知君子爱财取之有道。2012年至2014年期间,闫新年、李永红未经批准非法占地建房。将我村集体所有的杨树院用围墙围住,在土地上私搭乱建搞违法建筑。他们还占用公共道路盖房四间,导致人们无法正常通行。他们这种严重破坏土地的违法行为必须得到严惩,霸占国有、集体土地的黑恶势力应该受到严厉打击。他们在村子里纠集了一帮社会闲散人员,加上他们的亲属,时常逞凶斗狠、强拿强要,甚至利用暴力、威胁等手段干扰基层组织选举,通过贿选拉票等形式破坏民主选举。

      

      从2012年开始,他们就在村里以“加油站征用辛卓村土地补偿不到位”的名义拉拢村民集资去北京上访。每人集资200元最终分得560元。他们极力煽动村民陈某秀、杨某玲、王某娥、徐某芳、侯某叶、裴李梅,李某芳、王某芳、刘某玲、李某娟、李某萍等人有组织、有预谋的多次前往北京非法上访。他们对参与非法上访的村民承诺每人每去一次北京上访,就可获得2400元奖励。如因此被依法拘留,每人每天再多发300元补助。甚至他们谎称上访人力不够,还在社会上以每人一天50元工资管饭雇人上访。2017年鲁増杰、闫新年、李永红又组织村民李某娟、狄某荣、裴李梅、王某、李某、袁某荣等人再次前往北京非法上访,他们采取打横幅、穿着印制恶劣影响内容的T恤衫等形式搞非访活动,严重扰乱公共秩序、妨害国家和公共安全。他们煽动、串联、胁迫、以财物诱使、幕后操纵他人信访,而且以信访为名借机敛财,涉嫌敲诈政府。据说涉嫌非法上访者还得到了电动小汽车奖励,至于这大奖从何而来不得而知。他们因借助非法上访在安邑办事处领取了近50万元的现金。当时加油站给我村补偿的132万元也因故没有打入集体账户,至今资金流向不明。我们要求政府信息公开,将这块土地的征地信息及账目全部公开。安邑办事处给他们分的钱究竟是以什么名目发放的?这笔钱的资金来源是什么?具体如何分配的?征用的是辛卓村全体村民的土地为何只给他们分钱?到底是怎么回事?

      

      据这些参与非法上访村民所说:这笔钱是他们经过安邑办事处领导及工作人员经办的,签字捺印后领取的“维权劳务费”。请问这些村民的行为是“非法上访”还是“正当维权”?既然是“正当维权”为何被公安机关多次行政拘留?行政拘留人员被安邑办事处美其名曰因“付出多遭罪大”而多发“维权劳务费”。请问安邑办事处是在维护“非法上访”鼓励“行政拘留”吗?“非法上访被行政拘留者”还得到安邑办事处的嘉奖,实行“按劳取酬”“多劳多得”发放“维权劳务费”。

      

      鲁増杰、闫新年、李永红为首的村霸黑恶势力在村里用水不掏钱,还将耕地租赁给他人搞非农活动,从中牟利。我写了无数的举报材料都石沉大海,无人问津。2017年12月31日晚裴李梅、鲁征夫妇在我村换届选举后给我设套前往他家,声称等他们回来核实我如何破坏他们选举的事。我身正不怕影子斜如约在他家门口恭候他们大驾。谁知他们见到我不是言语理论,而是破口大骂、拳脚相向。当时围观的群众很多,安邑派出所出警并处理此事。当晚我被送往运城市盐湖区人民医院治疗,诊断为多处软组织损伤,颅脑损伤后综合征,花费3000余元医疗费。裴李梅却被诊断为:陈旧性骨折。因为她事发前不久有骨折经历,2018年1月1日晚裴李梅和鲁征从盐湖区人民医院自行离院,人身似乎毫无伤害。2018年5月22日安邑派出所办案民警将我及我儿子、大叔子、侄子等人传唤至安邑派出所,非让我因打架纠纷给对方裴李梅赔偿22000元,我提出诸多异议,办案人员不予理会,还威胁我:如果不给裴李梅赔偿就将我儿子、大叔子、侄子连我一同以“聚众闹事”为名全部拘留。告知我不要因为自己的事情那么较真连累我大叔子这类党员。迫于各方面压力我愤愤在调解书上签字画押。5月23日凌晨一点五十一分安邑派出所逼迫我连夜东拼西凑了22000元给了办案人员才得以放行。

      

      关于安邑派出所对我与裴李梅打架纠纷一案上我有如下异议:

      一、安邑派出所调解我与裴李梅打架纠纷一事,让我无端给裴李梅22000元赔偿,请问这22000元的赔偿依据是什么?为什么安邑派出所不调查清楚我二人纠纷的原因及谁先动手的?究竟是谁先侵犯了谁的人身权利?当时在场的人很多,为什么办案单位不深入调查而办如此糊涂案、人情案?

      

      二、关于裴李梅的伤情鉴定为什么盐湖公安分局工作人员某龙(非本案办案人员)要参与?听说裴李梅家与程龙的关系较亲密,裴李梅的伤情鉴定手续存管在程龙处,程龙还专门给伤情鉴定人员打招呼。请问他是否是本案的办案人员?伤情鉴定是否按照国家的法定程序进行?裴李梅的伤情鉴定结果是陈旧性骨折,请问这是我与她打架纠纷的人身伤害结果吗?

      

      三、裴李梅她们家殴打我的情况为什么安邑派出所就不过问呢?裴李梅和鲁征二人将我一个五十岁的妇女打伤住进运城市盐湖区人民医院,住院12日左右,花费3000元左右,行为恶劣,居然无人问津。难道裴李梅家打我就是白打?是谁纵容违法者得到高额赔偿?期间可有猫腻?

      四、安邑派出所将本案定性为:聚众闹事。请问是谁聚众闹事了?是否构成聚众闹事的违法行为?当时裴李梅老公鲁征在电话上扬言要打我,飞扬跋扈。我很恐惧,随后给我侄子打电话说:“鲁征要把你四妈腿操坏,你一会过来。”我的正当防卫和亲人半天等不到我回家的陆续到来行为就成了所谓的“聚众闹事”的违法行为?

      

      难道安邑派出所与安邑办事处实属同类,都在包庇维护违法者?

      中央纪委七次全会强调,加大对“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整治,决不允许其横行乡里、欺压百姓,侵蚀基层政权。我们不仅仅要打击“村霸”,更要斩草除根,严厉打击“村霸”的各级保护伞,还农村、农民的风清气正、天朗气清的生产、生活环境。黑恶必扫,除恶务尽,彻底铲除黑恶势力“保护伞”。

      反映人:张红芳

      二〇一八年七月七日

    该会员没有填写今日想说内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99万家论坛 ( 浙ICP备17005378号-1浙公网安备11000002000088号

    GMT+8, 2018-7-23 04:15 , Processed in 0.080753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